您当前的位置:泉州人才网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父爱的足迹

来 源:泉州晚报 时间:2020-06-20 09:24 作者:泉州人才网

■梁征

前几天,天气很热,在一辆公交车上,上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,双手拽着两个被塞得鼓鼓的大袋子。他一边往车厢里面挪动,一边跟旁边的人说着抱歉。看到他的样子,我的鼻子一下就酸了起来,他让我想起了那个熟悉的背影。

我的父亲一直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。在我儿时的记忆里,父亲总是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出门,他骑着一辆老牌自行车上班的背影深深地印在了我脑里。晚上回家后,他顾不上一天的劳累,从村子里找到正在和小伙们玩耍的我。带我回家后,他将一个面包塞到我手里,看着我吃得津津有味,他便笑着转过身,和母亲一起吃着简单晚饭。那时候,我最盼望父亲早点回家,因为父亲会给我带好吃的面包。多年后,母亲告诉我,那时候的每一个面包都是父亲省下中饭为我换来的。

我读初中的时候,母亲工作单位调动后,我随母亲进城居住,而父亲依旧留在那个镇上工作,每周才能回一次家。每次父亲要去上班的时候,我都会掉眼泪,而这个时候,父亲总是装作轻松的样子,微笑着说道:“要不了几天我就回来了!”从那时起,父亲教我要学会坚强。作家耳根曾经说过:“父爱,与母爱完全不同,他更含蓄,更无言,如山一样。”

1998年9月,父亲拿着行李送我到省城的一所大学报到。那天气温有30多度,太阳照在身上,烈得像火烧一样。从大门到报到的位置,几百米的距离,我和父亲走了一会儿便满头大汗。我对父亲说:“我去买水,您喝什么?”父亲说他不渴,让我去买水,他看着行李。我去买了两瓶矿泉水,回来时,我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。随后,办完报到手续,我们便去寝室。因为楼层高,我们所带的行李又重,父亲弓着腰,蹒跚地上楼梯,每上一个台阶都很吃力,流淌着的汗水顺着他的腿往下滑,使得腿上的青筋凸起得很明显。把我送到寝室,简单收拾后,父亲便下楼了。在楼下,他转身走了几步,突然停住了。我连忙追上父亲,他对我说:“征儿,没事,汗水流到眼睛里面了。”我强忍着泪水把矿泉水递给他。他仰着头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,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,叮嘱我天太热,让我赶紧回屋去。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,我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。那晚,我失眠了,脑里全是父亲的身影。

前几天,父亲给我捎来一个大箱子。箱子里有零食小吃、有干果干货、有水果蔬菜、有土鸡土鸭……我有点惊喜,没想到父亲会给我带这么多东西。看着眼前的这个箱子,想到自己成家以后,很少关心体谅父亲,不由鼻头一酸。

此时,耳边响起了阎维文的《父亲》:“那是我小时候,常坐在父亲肩头,父亲是儿那登天的梯,父亲是那拉车的牛……都说养儿为防老,可你再苦再累不张口,儿只有清歌一曲和泪唱,愿天下父母平安度春秋。”听着这首熟悉的经典歌曲,我泪湿眼底。

猜你喜欢

泉州汽车网 | 南安汽车网 | 泉州房产网 | 南安房产网 | 泉州网站建设 | 南安网站建设 | 泉州人才网 | 哪购物 | 网站发布网

公司简介 | 商业合作 | 广告中心 | 联系我们 | Copyright © 2020 QzRenCai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主办单位:泉州市天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闽ICP备18011963号 举报邮箱:info@qzrencai.com

泉州人才网 版权所有